资讯快递 zixunkuaidi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资讯快递 >

三轮车通行难 职业前景不明确 谁给快递小哥送“礼包”

2019-03-26 15:48:17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让快递小哥们跑得更开心、更安心、更舒心。”3月10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徐晓提出,完善职业保障,优化行业管理,加强人文关怀,给快递小哥多一份保障和关爱。

2018年,全国快递包裹量突破500亿件,快递从业人员超过300万人,各类网络外卖平台还有数百万专兼职配送员,他们中绝大部分是35岁以下青年。快递小哥为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求而奔忙,我们也应该把更多的目光投向这一群体。

问题1:加盟制运营劳动关系复杂

创新新业态职业保障 建立多层次社会保险体系

不久前,共青团中央、国家邮政局开展了一项“快递配送从业青年的职业发展和社会融入”的调研。调研显示,一线配送人员已突破300万,他们中绝大部分为18至35岁的青年(如图所示),近一半的快递小哥每天工作10至12小时。

目前,直营快递公司采用较为传统的招工用人模式,但更多的企业采用加盟制运营,总部对加盟网点缺乏实际监管。外卖平台更是让配送员在网络注册,与平台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直接劳动关系。

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青联上交提案,建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适应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发展的特点,明确加盟、承包、代理的主体资格及其责任义务,通过规范经营主体来规范劳动关系。要求快递配送企业加强对加盟网点管理,不能“一包了之”,明确其应有的管理责任,将加盟网点纳入监管督查范围。发挥行业协会积极作用,建立行业管理规范和标准,对企业实行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

劳动关系复杂、职业保障差、职业前景不明确……针对快递小哥面临的诸多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泗洪县归仁邮政支局局长殷勇建议,强化劳动保障,建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尽快研究快递配送等新业态中的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障问题,规范快递配送人员的工资标准、合同条款、商业保险等,加大劳动保障监察执法、争议调解仲裁力度。推进快递配送行业制定合理的参保方案,根据职业环境和行业特性,建立多层次社会保险体系,尽快建立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社会保险转接平台,加大意外伤害险的商业弥补力度。

问题2:高强度工作无暇顾及个人生活

期待更多服务“礼包” 提升城市融入感

快递业尤其是一线网点长期保持高强度、高负荷的工作节奏,员工工作压力大,照顾家庭的时间少之又少,很多单身男青年面临着无暇顾及个人感情生活的窘境。据不完全统计,在快递业中,外来务工人员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城市安家和子女教育等问题不容忽视,随之而来的则是缺乏融入感和归属感。山东顺丰总经理助理兼公共事务部负责人付兴斌认为:“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单纯地依靠企业层面的薪酬制度和福利保障不太现实。”他希望政府能够在未来给予快递员这一群体更多的关注和政策支持,有效解决快递从业人员在城市生活的后顾之忧。

以广州省湛江市经济开发区为例,该开发区有41%的快递从业人员的婚姻状况为未婚,男女比例约为6∶1。在此前广东举办的“快递小哥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座谈会上,湛江市人大代表、经济开发区党政办副主任梁德英建议:“有些单位男同志多,有些单位女同志多。我认为可以有针对性地开展一些活动,比如快递业与超市、家政、幼教等行业组织一些联欢会。”

除了单身男青年较多的问题,调研过程中也有快递员表示融入城市有较大阻力,特别是住房问题难以解决。针对这一问题,北京市组织召开了促进快递行业规范健康发展座谈会,为快递企业、快递小哥送上了专属“服务包”,其中就有解决快递员住宿问题等生活方面的措施,提出将提供2400套(间)租赁房源(含续租、新增),并按照一定比例规划建设一批只租不售、统一管理的快递员工集体宿舍和配套设施作为宿舍,帮助快递员工解决住宿问题。今后,在服务北京市民的同时,快递小哥也将感受到更多的人性化服务。

问题3:“最后一公里”派送仍是“痛点”

末端设施共享化 为快递小哥减负

快递电动三轮车、摩托车、燃油助力车通行和停靠难,是快递小哥头疼的“老问题”。从另一方面讲,快递行业多以派件多少计酬,为了抢时间、抢运单,一些快递员违反交通法规、占用机动车车道等违章行为屡见不鲜,也给城市交通治理带来难题。

调研显示,“最后一公里”派送是普遍困扰社会、行业和快递从业者、消费者、城市管理者的最大“痛点”之一,亟待通过发展驿站等快递末端共享服务平台、推动集约化配送进社区等方式加快解决。为此,殷勇建议,公安交管部门要对快递配送车辆的车型、载重、制动标准及使用管理进行规定,制定上路行驶和停靠标准,同时,充分考虑到新旧车更新换代的实际周期,逐步淘汰不合格车辆。城市规划和管理部门将快递终端设施纳入城市公共服务基本建设范畴,使智能投递柜等快递终端设施能和垃圾站、邮政投递点等一样在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中予以统筹考虑。并充分利用社区闲置空间,提高现有物流资源的使用效率,减少无效投递。

国家邮政局大力推进快递“进社区”“进高校”以来,已取得显著成效,但多地仍存在不同程度的末端投递难题。全国人大代表、杭州技师学院教师杨金龙建议,可以由国家有关部门进行顶层设计,将快递服务作为基本公共服务,将快递末端共享服务设施作为便民利民项目,纳入城市规划,在用地、设立等方面提供便利。各级住建部门提升新建住宅小区的验收标准,明确配套快递设施用地和场所。主管部门、行业协会鼓励和引导住宅小区设置快递综合末端平台,不收或少收取进门费,引进优质企业开展社区快递末端运营。各级市场监管、商务、邮政等部门也要加强对末端服务创新的引导和管理,鼓励企业通过科技手段提升站点运营安全性,保障快递末端共享服务设施高效、优质、安全运行。

<>